主页 > 人物 >

赵富贵:他的坚守 尤为可贵
来源:成都日报    作者:李娟    时间:2015-01-27 13:47
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在以生态蔬菜种植闻名的郫县安龙村,赵富贵是个默默无闻的农民。村里的大户王成有七八十份订单,他只有十几份,而这十几份还在慢慢减少——“送完这次以后就别再送了”,时间进入2015年,一位客户打电话向他退订。放下电话,赵富贵有一种说不出的沮丧,这位客户家住高新区,虽然每次专门为送这份菜要跑很远的路,但“他是最早订我的菜的客户之一,现在不订了……”
  放眼安龙村,村里7户从事生态蔬菜订单种植的农民,如今除了王成还一枝独秀,其他农民的订单量都不怎么理想。有些农民头脑灵活,早就在转型:由五户农民组成的高大爷配送小组巅峰时期曾有200多份订单,如今总共也只剩70多份,成员陈仕兵干脆独立出来开了个农家乐,就连高盛鉴高大爷家,也开始承揽诸如开会、培训、夏令营等活动。
  村里现在单干的、并且单纯地搞生态蔬菜订单种植配送的农民,就只剩下王成和赵富贵了。虽然客户不断流失,但赵富贵还坚持着,拒绝了亲戚邻居让他出去打工的提议。“不用农药化肥好几年了,土地才变成现在的样子。现在放弃太可惜。”
  然而,如果客户越来越少,他还能坚持多久?有什么办法,使他坚守的事业有一个光明的未来?
  2015年1月18日,又是一个星期天,在郫县安德镇安龙村全家河坝,清澈的走马河静静地流淌。这是一周一次送菜的日子,记者到达时,赵富贵两口子正在河边的菜地里采摘晚上要送的蔬菜,不到两岁的小孙子熊熊也跟在他们身边。
  赵富贵种有5亩多地的生态蔬菜,从2007年开始放弃使用农药和化肥,经过5年的土壤转换,2012年起向市区居民配送蔬菜。用辣椒水除虫,用草木灰、沼气液、油枯(注:菜籽榨油后的残渣)施肥,人工除草……经过7年的生态种植,如今这片土地黝黑蓬松,刚用锄头翻开的泥巴里,许多蚯蚓钻来钻去。地里的菜块头大小不一,叶子上分布着斑驳的虫眼,来不及扯干净的野草嚣张地跟大白菜争夺着领地。
  憧憬:
  生态蔬菜,一家人的事业
  “我现在种有10几样当季蔬菜,平时每次配送可能会有6-8样。”赵富贵一边说,一边从地里扯起一个个白萝卜,用刀削掉萝卜缨,扔进旁边的背篓。
  孙子熊熊在一旁上蹿下跳,看着爷爷奶奶摘菜,他也逮着田埂上的胡豆苗一通乱揪。赵富贵不时分神去照看这个“小捣蛋”。儿子赵磊早上出车,要下午才回来,儿媳则在郫县县城一家火锅店当收银员。
  不仅菜地完全由赵富贵两口子打理,调皮的熊熊也需要他们照看。与现在儿子媳妇外出打工的局面相比,两年多以前,全家人曾经憧憬将生态订单农业作为一家人的事业。
  “最开始也没怎么推广,就是别人教我开了个微博,在微博上说我要开始送菜了,结果一下子就有了20多个订菜的客户。”赵富贵回忆起开头的情景。当时儿子赵磊在外面开货车,儿媳也在外打工,看到家里“形势一片大好”,就辞职回乡准备投入这个事业。
  一家人热情高涨地干起来。赵富贵的生态蔬菜一开始5元一斤(现在是6元一斤),每份菜5斤,一周送两次。赵磊开惯了大货车,开着微型面包车送菜自然不成问题。为了避免城里堵车,常常是头天夜里把菜采摘好,爷儿俩第二天凌晨5点进城,挨家配送到客户所在小区的门卫处。送到时客户还在梦乡,赵富贵会发短信说一声“您的菜到了!”
  波折:
  配送环节薄弱,客户流失
  时间进入2013年,孙子熊熊出世,赵家成了四世同堂。而另一方面,赵富贵的订单量并没有如预期般节节上升。对赵家这样一个大家庭来说,年近八旬的父母体弱多病,刚出生的孙儿嗷嗷待哺,20几份订单实在不能维持四代人的生活。儿子赵磊只好重操旧业开起货车,每周最多只能抽空帮父亲送一次菜;儿媳到县城的火锅店当收银员。不得已之下,赵富贵只好把每周另一次送菜交给快递公司。
  从事生态蔬菜订单农业,客户群更替是正常现象。客户退订的原因多种多样,理想的状况是,在一些客户退订的同时又能有新的客户加入进来,有进有出,长此下去,会有一部分坚定的生态农业支持者留下来成为忠实客户。
  但儿子赵磊不能全力配合送菜,明显让赵富贵的事业受到了重大影响。一半时间的配送交给快递公司,不仅分走了收益,而且快递公司往往会忽略蔬菜的特殊性,时间延误个半天,蔬菜就蔫了。
  也许正是配送环节的薄弱,导致一些客户流失。再加上2014年初安龙村开始新农村建设,赵富贵家在建设区域内,修房子的忙乱也分散了他在蔬菜种植上投入的精力。2014年下半年,赵富贵舍不得让快递公司再分走利润,索性把一周两次的送菜变为一周一次,这在某种程度上又造成了客户的不满。高新区那位客户退订后,赵富贵的订单量下降到12份。
  区区12份订单,意味着每月的收入还不到3000元,然而对应的劳作是那么艰辛:地里的草不断长出来,全靠人工一把把扯掉;沼气液一担担挑到田里,一勺勺浇下去;天不亮的凌晨,或者天黑了的夜晚,哪怕下着瓢泼大雨也得奔波在送菜的路上……
  抉择:
  坚持种菜,尤为可贵
  在赵富贵的事业一波三折的同时,村里其他几家生态蔬菜种植户的情况也在变化中。
  村民陈仕兵家就在走马河边,凭借良好的地理优势干起了农家乐,后来索性退出了高大爷的配送小组,把精力完全投入到农家乐的经营中去。
  1月18日这个星期天,村子一头,赵富贵为晚上即将送菜而忙碌准备。另一头,陈仕兵的院子却高朋满座,河边通往他家的路上停满了小汽车,院里三五成群的客人正在吃饭或打扑克。陈仕兵,一个精明而又热情的年轻人“周旋”其中,看来很适应从农民到农家乐老板的角色转变。
  相比陈仕兵的彻底转行来说,高大爷的发展显得多元化,一方面没有放弃蔬菜种植和配送,另一方面搞起了副业,先是将自己部分土地租给城里人作为 “开心农场”,后来凭借一定的接待能力,经常承揽培训、学生活动等业务。
  那么,对于赵富贵的客户来说,他们希望赵富贵也向农家旅游接待方面发展吗?从2012年7月就开始在赵富贵处订菜的李女士接受了记者的采访,她说,可以想象,搞农家旅游比起种菜送菜要轻松得多,收益又高,所以那些转型的农民也无可厚非。“但是,站在一个订菜者的立场,赵富贵更可贵,我不希望赵富贵放弃种菜或者去搞农家乐。如果农民都去搞农家旅游,那谁种菜、送菜给我们吃呢?所以即使他现在遇到困难,也希望他能坚持下去。”李女士最后又补充道:“他种的萝卜和白菜吃起来都有一股甜味,只有真正不用农药化肥才能有这个味道。”
  坚守:
  寒风中的送菜路
  进入冬季,早上容易起雾,赵富贵把送菜的时间改到晚上。
  18日晚7时,将12个菜袋子放上面包车后,赵富贵和赵磊又踏上送菜之路,这次车上多了一个人,熊熊。这段时间,由于老母亲生病住院,妻子晚上在医院守夜,儿媳在火锅店还没下班,熊熊无人照看,父子俩只好带着熊熊一起去送菜。
  华侨城—西南财大—王家塘街—武侯区潮音路—高升桥南街……万年场,赵磊熟练地开着车穿梭在成都的大街小巷中,把一袋袋刚摘好的蔬菜送给客户。
  “过去我的路线是把万年场的客户送了之后,再送高新区的,然后从绕城高速回家,现在高新区的客户停止订菜了,万年场这个客户就是最远的了。”赵磊说。
  到了万年场某小区,因为需要将近几个月送菜的十几条无纺布口袋带回去,赵富贵在小区门口等客户将口袋拿下来。
  趁这个当口,赵磊抱着熊熊去小区外的超市买饼干,只剩赵富贵一个人站在车旁。寒风中,路灯昏黄的光打在他拎着的菜袋上,模模糊糊能看出“安龙村”“生态蔬菜”的字样。
  晚上10点20分送菜结束,爷孙三人踏上回安龙村的路。这一次,他们可以走二环高架从东门回到西门,赵磊认真地开着车,熊熊已经在爷爷怀里睡着了。
  记者观察
  路在何方?
  在品质 在管理
  在配送 在互动
  王成、赵富贵等人从事的生态蔬菜订单配送,其实是社区支持农业(Community Support Agriculture,简称CSA)的一种变形模式。CSA上世纪60年代起源于日本,其理念已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传播,它是指消费者与农民建立一种稳定关系,支持农民生产有益健康的食品。在国内最出名、也是最成功的CSA当属北京的小毛驴市民农园。
  运作小毛驴的团队深谙现代化管理和营销之道。但大多数农民只擅长耕种,市场是其软肋。安德镇分管农业的干部尹华龙在接受采访时说,单家独户经营的农民,家庭状况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影响其经营,而且,农民面对市场是很弱势的,像赵富贵这样遇到困境的农民并非个案。
  那么赵富贵想要摆脱眼前的困境该怎么做呢?尹华龙说,对于赵富贵来说,小毛驴太“高大上”了,但安龙村有一个现成的样本,那就是王成。“说实在话,订购生态蔬菜仍然是小众化的行为”,尹华龙说,所以农民在生产之外,也要学会与消费者打交道,要采取互动方式让城里的消费者体验、感受生态蔬菜是否地道,与消费者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。虽然说王成的成功与媒体长期聚焦带来的资源有关,但更重要的还在于他能与消费者保持有效沟通,靠蔬菜品质和配送环节的稳定赢得了消费者的信任。尹华龙建议赵富贵改善管理和配送,并加强与消费者的互动,以便与更多消费者建立稳定关系。


 
更多>>图说
更多>>
热门新闻
何豪(Hal Harvey) 美国能源创新有限公司CEO 精彩观点: 以中国的城市化速度与

新闻 专题 时评 人物 科技 图说 绿色记者微博群

©2013绿色记者网 蜀ICP备11023957号 技术支持:溪泽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