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图说 >

触目惊心!最后的干旱之地
来源:凤凰网    作者:admin    时间:2015-01-09 09:51

宁夏西海固干旱核心区里,一个村民在打水。村里太旱,今年3月下过一场雪后,就一个雨点也没掉过,现在全村吃的水还是靠那场雪存积下来的窖水。这里的年均降水量不足300毫米,蒸发量却超过2300毫米以上,植被和粮食都难以生长。

2011年启动的西海固地区35万贫困人口生态移民工程是宁夏“十二五”最大的民生工程,总投资高达105亿元。在生态移民工程中搬走的村民,他们的旧房子无人居住后已经坍塌。

因为交不起搬迁费,马志珍一家并没有离开村里。根据当地的规定,搬迁需要缴纳一笔搬迁费,这笔费用主要用来盖移民安置房,政府补贴一部分后,村民还需自筹1万5千元。

马志珍的妻子在家做午饭。村里实施生态移民工程时,她得了脑瘤,在城里住了四十天院,动手术花了12万。因为没赶上那次搬迁,他们一家至今还住在破旧的土窑里。事后马志珍曾经去过乡、县、区三处搬迁办公室打听移民的事情,但都无功而返。至今远在新疆打工的儿子和儿媳偶尔打电话回来时,都还会问:“搬迁的事情咋样了”?

午后,马志珍的小孙子正在自家院门口拿着铁锹铲树枝上的树皮。虽然已是夏天,树上却光秃秃的一片叶子也没有。铲树皮是奶奶交给他的“任务”,被铲下来的树皮可以用来生火做饭。

端午节假期的最后一天,午后,马志珍的小孙子和同伴一起回学校上课去了。学校在隶属海原县的甘城,要走6公里的山路。他每个周末回家一次,平时都住在学校里。

李伏英家门前有几分平地,种着薄膜瓜。黄昏时分,她跪在地里,轻轻地从薄膜边缘撕开一道缝,将瓜苗旁争抢水分的野草拔出,然后小心翼翼地用手和小铲子给已经发了芽的苗子松一松土。她家同样是因为交不起搬迁费,只能继续居住在这篇贫瘠、干旱的土地上。
村里先前的阿訇马玉虎,他有三个孩子,大儿子患有癫痫,时不时会发病。看病花掉了家里很多钱,所以他们至今仍未搬出村庄。阿訇指着墙边麻袋里的粮食说,即使我把这些都卖掉,也不够交搬迁的费用。
马志忠家请来阿訇“念夜”。伊斯兰教历每年8月15日夜又被称做"白拉提夜"或"赦免之夜",苏非派回族穆斯林又叫做"念夜" 或“转夜”。凡穆斯林在这一夜诚意悔罪、祈福,都可以得到主的赦免和允准。

放羊归来的马自清在门前用汤瓶里的水洗脸。马自清一家早在移民工程开始之前就搬到川里居住了,因为生态移民工程,村里人少了,于是他拿出全部积蓄买了100多只羊回到山里来放牧。

马自清一家的合影。因为没有土地,搬到新的安置点后,很多年轻人只能外出去打工。马自清的大儿子曾去打过工,但他说,打工也赚不到更多的钱,还要看别人的脸色,于是他选择回来放羊。

每天早上九点多,马自清装好干粮和水,赶着一群羊向东,两个儿子则赶着其余的羊向西,为了让羊能吃到足够的草,他们都要走十几里的山路,在外面呆上一整天。一家人再见面时,天色已经暗了下来。

早上放羊前,马自清碰到了村民马文义,马文义很气愤地跟马自清说,以前村小学的老师把学校的砖瓦木材都处理给了别人,这事他一定要管。

天黑之前,马自清的二儿子从山下拉了一车水回来给羊喝。由于羊的数目比较多,马自清的二儿子每天都要开着农用车花上几个小时去山下给羊拉水。

马自清一家在吃晚饭,饭桌上只有两个素菜。

晚上9点,马自清一家刚刚吃过晚饭。当问到马自清为什么选择回到这里时,他说,山里十年九旱,种地只够一家维持温饱,并没有多余的收入,就养羊能赚到几个钱。

因为年纪大,76岁的马宗清干农活已经很费体力,他每天都得骑着驴下地。

马宗清和老伴住在村里相依为命,房间的镜框边嵌着儿子和孙子的生活照。马宗清的三个儿子都搬出了村子由于离得远,平时也忙,很少有机会回来看望两位老人。马宗清和老伴之前曾去县城二儿子的家住过段时间,但怎么也住不习惯,于是又回到了村里。

马宗清、马志珍和另一个村民在下“方棋”。山里交通不便,村里已经没什么人了,所以他们也没有别的什么娱乐方式。

太阳落山前,马宗清光着脚在刨地。他说,“我不搬迁,一把老骨头了,经不起那样的折腾,咱们这黄土窝窝最好,农民嘛,就是个种地,没了地你叫我们都干啥去?你看搬到下马关的,都好几年了,到现在连地都没有,一个村里赌场倒是开了好几家”。

夕阳下,一家人在山坡上耕地。尽管已是6月,山上却很少看见绿色。在这个不毛之地上,仍有农民在努力地耕作着。虽然搬迁或许能带给他们更好的居住和交通环境,但是一旦没有了土地,他们就丧失了经济来源。仿佛农民,终究还是离不开土地。



 

更多>>图说
更多>>
热门新闻
宁夏西海固干旱核心区里,一个村民在打水。村里太旱,今年3月下过一场雪后

新闻 专题 时评 人物 科技 图说 绿色记者微博群

©2013绿色记者网 蜀ICP备11023957号 技术支持:溪泽源